香港六合彩现场搅珠
香港六合彩现场搅珠 赛车彩票下载 湖北快3今日开奖 3d彩票缩水软件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老彩民彩票app 吉林时时现在 天津时时开号码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最诚信赛车投注官网 竞彩6场半

留在夏牧場巖石上

2018年12月18日 13:06   來源:作家小七 阿勒泰新聞網官方微博

  晚秋時節,一個雨后的下午。五點剛過,庫齊肯和孩子們整理完一切——她們準備第二天出發,轉場遷往冬牧場。從昨天收拾家當開始,她的嘴就是緊抿著的。她時不時放下手中的東西,站到高一些的土堆上,把手搭在額頭前,向著遠處張望。她這么做了許多次,有三四十次了吧,好像。看起來,像是什么珍貴的東西遺漏在了那兒,或者有重要事情等著她去處理。這讓孩子們感到不安。

  這回張望之后,她松開身上的帆布花圍裙,團了團,塞進一個羊皮口袋。“我該去那面走走看,”這話既是對孩子們也是對她自己說的。“我得去走一走。”

  “一起去吧。”孩子們問,“有什么東西丟在那兒了嗎?”

  “不,我只想隨便走走。”她搖了搖頭。

  “給您,”一個孩子跑著拿來棉衣,披在她身上。“媽,快些回來啊。”這個季節,太陽落山之后,冷的刺骨。

  她徘徊在草地上、山坡上。沒有,沒有什么東西遺漏。可是,她的心中總是牽掛。她走過山坡,走過草原,停留在一大片巖石前。它們大多發著鐵灰色的光芒,另一些是干血般的紅色。那上面有許多非自然的陳舊痕跡,她看著那些牛、羊、駱駝、鹿還有展翅翱翔的老鷹,這是哈薩克先民原始動物崇拜的遺跡。庫齊肯用手撫摸這些草原巖畫,在她準備離開時,不遠處巖石上的痕跡吸引了她的眼睛——那是被人用小的石塊一點點敲擊上去的數字和圖案。這些痕跡新鮮而清晰,非常容易辨認——這是丈夫每天放牧的地方。

  那么,這里記錄了什么?

  她俯下身子,認真查看巖石上的痕跡。最前面的巖石上刻著——七月十三日。哦,這個日子,他敲擊的這個日子,她知道。可是筆跡對她來說卻有些陌生——顫抖、扭曲,又很小心無力的痕跡。而以前他記下家里的每一筆收入和購物單上的字跡全都挺直而大膽,不過還看得出來跟從前充滿力量的筆跡間的模糊聯系。嗯,是他的筆跡。

  也只有她知道他敲擊“七月十三日”時的心情。就在這個日子的清晨,他們從城里醫院回來。醫生說他的生命只有兩個月。雖然,每個人都瞞著他,但他的眼睛告訴大家——他心里頭明白著呢。他跟她什么都沒說。

  “一切都已經過去,”回到家,她聳聳肩,裝出什么都不會發生的輕松模樣,告訴他:“現在你需要和正常人一樣生活。”

  “嗯,哦。”他答應著,他完全能夠理解她的心情。他趕著羊群,去山坡上轉悠。他需要陽光。他總是覺著冷。他在暖暖的草地上坐著,望著眼前的世界,懷著惶恐和孤獨的心情,等待那個日子的來臨——他已經感覺到了。事實上,任何走動對他來說,都是一件痛苦的事。疾病已經侵襲到他的內臟、骨骼和血液。稍微動一下,他就氣喘不止。他肥大的衣服松松垮垮地罩住他蒼白無力的軀體,他濃密蜷曲的、泛灰色的頭發已經脫落的稀稀落落。那個妻子和孩子們依靠過的象征著力量的肩膀,也不見了。

  他的靈魂時常像個游魂,在他不知所措時出走。

  我該留下點什么呢?給我熱愛的草原。他想。他左右看看,撿起腳邊的石塊,走到不遠處的巖石邊,一點點,慢慢地,艱難地,把這個日子敲擊上去——七月十三日!

  旁邊是兩匹馬和兩個人的模樣。這個,她一看便懂。每天,她都會騎著馬兒和他在草原轉悠一會兒,陪他一起看草原,看日出日落,盡可能不讓他感到孤獨。

  她騎著馬,走在他旁邊,夸張地笑,大聲說著孩子們小時候的事兒。草原上開滿金黃色的野花兒,青草瘋長,她哼唱起那首他追求她時常唱的《可愛的一朵玫瑰花》:

可愛的一朵玫瑰花,塞地瑪麗亞,

可愛的一朵玫瑰花,塞地瑪麗亞。

那天我到山上打獵騎著馬,

正當你在山下歌唱婉轉入云霞,

歌聲使我迷了路,我從山坡滾下,

哎呀呀!你的歌聲婉轉入云霞……

  這是一首歡快的哈薩克族情歌。她這么做,是想讓他想點曾經快樂的事兒。她懷念以前的丈夫,奢望看到他的笑容和活力。真的啊!現在這個時候,他要是笑一下,那可真是她的幸福。不管她多么努力,發出的聲音都是那么的極不自然。他們不看彼此,但他們是連通的,這種連通就像草地上的小徑一樣平常。它存在與他們的靈魂深處。她知道他心里明白,他也一樣。可是在這種時候沒人會說出口。就讓日子這么過下去吧!他們都這樣想,哪怕表面開心,也還不錯。

  是這樣吧?是啊!

  有時,他們騎在馬上會突然默不作聲,他們在輕微的晃動中眺望遠處起伏的山體,在這個幸福一生的綠色草原上默默前行。這時,以前的生活仿佛年代久遠的無聲電影在眼前跳躍、閃現——兒童時代,青少年時期,還有他和她一起度過的幸福時光——他們感到生命如此短暫。仿佛一瞬間。

  一個氈房進入她的視線,氈房前跑著一只狗。這是他們生活的氈房,狗是他們的老牧羊犬,它叫“將軍”——它的確是一名將軍,統帥羊群的將軍。它跟著他放牧十五年,立下汗馬功勞。現在老了,身體虛弱,跑不動了,他把它安頓在氈房休息,好好享受晚年。

  她想起來,將軍曾經殺死過一只小小的野兔,這讓她感到困惑。她覺得對不起那只兔子。“這是狗的天性,它要鍛煉自己,我們不在的時候它可以照顧自己。”他說,“同樣,你也要鍛煉自己,假如有一天我消失不見了,你能……”“不會,”她說,“你一直在這里。”她打斷他的話頭。

  她幻想過,他不再接受消耗體能的化療方式之后,奇跡就會出現。顯然沒有。

  “你說的對……”她自言自語,“你瞧,我沒有垮下去。”她對著面前根本沒有人的空氣說話。他的這種思想,才不致與,他的離開使她感到熄滅世界的最后一盞燈。她沒有被悲傷壓的全身無力,胃口和睡覺也還行。嗯,她還能應對接下來的生活。

  他趕著牛羊走在回家的小徑上,遠遠看見氈房小窗里透出的燈光,煙囪里的炊煙,他知道自己的辛苦并不是毫無意義。他覺得的心里暖洋洋的。盡管是在暴風雨的季節,在充滿霧氣的空氣中,那依然是一個溫暖的神話。是的,從山坡上走下來,首先進入他視線的就是它,它是白色的,顯得純潔樸素。清晨,草地上的草兒綠油油,襯托著黃色的花明亮亮的,在這些顏色中的白色更顯得溫馨。哦,老牧羊犬晃晃悠悠跑過來了。它的耳朵在風中搖曳,夕陽照耀著它閃亮的皮毛。那是他永遠的朋友,永遠的家人。它永遠會拿出十二分的期待,等待他的歸來。它黑溜溜的大眼睛里流淌著真誠和虔誠。它抬頭,瞅著他,蹭著他的腿打轉轉,把溫暖圈在他周圍。

  呃,一個小孩。一個圓圓的頭,兩根橫線代表胳膊,兩條豎線代表腿。盡管在石塊的敲擊下小孩顯得那樣笨拙,但是,一眼看去,她便知道那是他們最小的兒子——那是他最喜歡的孩子。他一定在敲擊中回憶這個孩子的從前,那個吃飯時總坐在他膝蓋上的小人兒。他的頭發像一簇簇打濕了的駱駝毛,柔軟地粘在頭上,臉白得透明,像白膩膩的肥皂雕刻出來的。小人兒仰頭望著父親的臉,他咖啡色的眸子同父親的一樣漂亮,但眼神更加深邃,深不見底。他看看父親的臉,跟隨周圍的聲音左右一顧一看。那小臉,秀氣而恬靜。他的睫毛又長又黑,宛如描出來的一般,當他垂下眼瞼的時候,烏黑的睫毛在白而透亮的面頰上投下一層濃密的陰影。

  往事已經模糊。早年的事兒就像演過的一場電影。后來,過了好久——中間的那段時間到哪里去了呢?——那些年,他們努力掙錢養家糊口。他們有四個孩子。草原上的青草茂密,他們有一山坡的羊。然后,在第二年把羊賣掉。價格降了。他們還是希望再一個第二年的價格好起來。然后又降了。他們整天為錢發愁。他們堅持了一年又一年。直到最后,她在他頭上拔掉幾根白發的那一年,他們手頭寬裕起來。她清楚地記得某段艱難的生活,但無法將之拼成一幅完整的畫面。

  孩子們長大了,有兩個已經大學畢業。家里的牛羊多了起來,有好幾百只羊,十幾頭牛。他們不愁吃喝。勞累了一輩子,到了享福的時候,他卻得了絕癥。那一陣子,她不敢看他。他瘦極了,皮包骨頭,又蒼白,又困惑,看上去不知所措的樣子。

  幾只羊,那里還有幾只羊。那是他的羊,他生命中的珍寶。在巖石上敲擊出它們的模樣之前,他一定溫暖地望著它們。天、地、空氣、白色的羊群。他看著它們從身邊走過,看著它們低頭吃草,聽它們鬧哄哄地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。這些對于他來說就是享受。在藍綠空間中,羊群顯得如此醒目而燦爛。那時,他一定驀然領略到生命的絢麗,一定癡迷地望著強大的藍綠中那點點滴滴耀目的白色,在手起手落之間留在巖石上。

  咦?下面,那么下面又是什么?她無法辨認,眼前模糊一片,就像溺水的人透過湖水看人生——她流淚了。透過淚水,她努力往下看,越過許多來自他生命中的符號,她凝望著“小母牛”這三個字。那是二人世界里,他對她的昵稱。他還會叫她“小野馬”,有時又叫她“野山果兒”或者“小羊羔”。但是,他最喜歡叫她“小母牛”。那么,后面是什么?她往后看去,哦,后面還有“我一生的愛人”這幾個字。這些字讓她窒息,她跪倒在草地上,親吻那些笨拙的、顫抖的圖案和文字,撫摸它們。她伏在那些字上,吻了又吻。

  她穿過巖石群,踩著伏倒在地,干萎的草叢,躲進雪松林。她內心的某個角落,總是渴望獨處。獨處的時候,她可以讓往事浮現。現在,她處于一個安全而隱秘的世界。她左右看看,擔心有人看到。實際上周圍根本沒一個人。她在一塊潮濕的石頭上坐下,坐了很久,腦子很亂。

  她嘗到了咸味,才發覺自己一直在流淚。自從他走了之后,她第一次放任淚水不停止地滑過冰冷的面龐——這段時間,太忙碌了,她甚至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用于思念。她不敢回憶那天發生的一切,可那些卻偏偏刻進她的腦子。那天,他突然想吃烤馕。她烤了熱騰騰的馕餅。他靠在被子剁上,慢慢咀嚼,吃了大半個——他已經一周吃不下東西了。然后,他慢慢坐直身體,喝干碗里的奶茶。喝了茶,他突然來了點人氣兒,他的嘴里開始絮絮叨叨說起話。他問剛剛吃的馕餅是今天的嗎?然后他自己回答,是今天的馕餅啊,明天就是明天的了,這個還值得拿出來說嗎。他又說,那么,奶茶也是一樣啊。他還提了好些個問題。他問棚圈門上的木頭栓子是不是被羊擠得掉下來了?他問牧場上的草長多高了?他問奶牛是不是跑到后山,找不到了?他還說替代他放牧的兒子早就沒耐心了,是吧?他用一種空洞的沒有聚焦的眼睛盯著前方……這是一雙已經充了血的眼睛,烏黑的被病痛折磨的痕跡就像傷疤一樣圈在這雙眼睛的四周……天哪,他時而清醒時而糊涂,說出的話兒時而飄忽時而現實。她還沒回答他的問題呢,他的手抬起又落下——他那是讓她扶他躺下。他躺在那兒,喉嚨里咕嚕嚕的,像是冒泡的水管,不過,似乎還在說些什么。她俯身趴到他身邊,湊近了,凝神傾聽。“好了,好了……沒時間了,沒時間了……就這樣吧,就這樣吧……”那個聲音催眠一般,一會兒,她疲憊地睡著了。她有三個多月沒好好睡覺了。

  第二天清晨再看時,他仰面躺著,臉頰凹陷下去,嘴張著,看上去就像是故事結尾的句號。醫生趕來了,從被子里拿起他的手,手指搭在他的手腕上,又把另一只胳膊朝上伸了一下,露出手腕上的表。醫生看著秒針慢慢走著——他在善良而耐心地盡他于事無補的義務。過了一會兒,醫生松開他的手腕,搖了搖頭,嘆了口氣,轉身告訴她和孩子們:“已經走了。”

  “走了”意味著“永遠離開”。她懂。然而在聽到這話的一霎,她看到的是他趕著羊群往山坡上漸漸走遠的背影。她多么希望他像以往那樣,回頭,朝她揮手,對她綻開溫暖的笑容。那個笑容里沒有一絲困惑,仿佛相信他在她眼里一直是一個依靠和希望,而她在他眼里也是。但他沒有回頭,沒有揮手,更沒有微笑。

  他走了,永遠離開了!

  夜幕降臨,天似亮非亮,似冥非冥。風漫不經心的從濕乎乎、黑沉沉的雪松間穿過,夾雜著潮冷的冬天氣息。她走出松樹林,看著夜影逐漸向四周蔓延。她安慰自己說,悲傷會自動離開,這只是時間的問題。她努力讓自己想點高興的事兒。她計劃著,轉場遷入冬牧場之后,賣掉大部分牛羊。孩子們該上學的上學,畢業了的,可以去找喜歡的事做。家里雖然算不上多么富裕,但眼前的日子還是有把握的。她自己呢,在飄雪的冬季,天不亮就起床。呼吸著健康而冰冷的空氣,給棚圈的食槽里鋪上新的干草,然后,坐在木頭小凳上,頭靠在奶牛溫暖的體側,看它給予她們一家注入滿皮桶的牛奶。她想讓自己輕松一些,過這種沒有災難和恐慌的舒適生活。一種美好的生活。

  可是,無論她如何幻想,悲傷的情緒重又在她四周彌漫開來。他經受的苦難、他的離去,在她記憶的某個點、某個地方痛苦地鼓起山脊——他走時的場景重新襲上心頭。唉!沒有經歷過,如何去理解離去的人心中的孤獨和無助呢?她愛他。但是她無法想象,在漫長而短暫的兩個月時間里,他是如何與死神交流,如何孤獨地迎接死亡。而死神又是怎樣的呢?它像蛆蟲一樣吞噬他的身體嗎?它時不時抓住他的肩膀往黑暗中拖拽嗎?它掐著他的咽喉讓他無法呼吸嗎?它丑陋無比嗎?它面目猙獰嗎?哦!無法想象!無法理解!無論怎樣,在走之前,無論身邊陪伴多少親人,他都要孤獨面對,無人陪伴。

  他在與死神交流的日子里,在夏牧場巖石上留下這些。在他偉大、莊嚴、神秘莫測的最后日子里,他心里的景色是這些,只有這些……

[責任編輯:楊沁 ]

赛车彩票下载 湖北快3今日开奖 3d彩票缩水软件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老彩民彩票app 吉林时时现在 天津时时开号码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最诚信赛车投注官网 竞彩6场半 赛车彩票下载 湖北快3今日开奖 3d彩票缩水软件 秒速时时彩预测网 老彩民彩票app 吉林时时现在 天津时时开号码 体彩环岛赛自行车 最诚信赛车投注官网 竞彩6场半